【三千微尘里无弹窗最新章节精彩阅读】主角高祖王朝_太古小说网

三千微尘里

三千微尘里 连载中

三千微尘里

时间:2020-07-10 07:10:54 分类:言情 来源:落初 作者:九汐聆尘 主角:高祖王朝

经典小说《三千微尘里》由九汐聆尘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高祖王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三岁时,她被抄家,与同胞妹妹入宫为奴,岁月微凉,尚且有亲人可以温暖。八岁,她遇到他,有如天神降临,他说:“以后,就跟着我吧…”十一岁,他十三岁,受封安王,她和妹妹同他一起入住安王府。十三岁,他十五岁,他纳妾,却对她说:不管如何,这天下,终究是我连氏的天下…她为他穷尽一生,结局,却不知该何去何从。世人只知,安王殿下冷酷无情,却只有她知道……

...

精彩章节试读:

“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有时候,真的不得不信天上会掉馅饼,就好比此刻,她得了魏王朝三皇子殿下的青睐。

自然,那三皇子还小,年方十岁,她比三皇子还小上两岁呢,三皇子说什么自然就是什么,但她却是不敢不跪。

不长不短她好歹在这皇宫中呆了五年,看尽了那些眉眼高低的事,若是不跪,肯定又得招来诸多是非长短。

她膝盖刚接触冰冷的地板,如霜便从石阶上冲下来,挡在了她前面:“不许欺负我姐姐…”

她头也不敢抬,伸手扯了扯她的裙摆:“如霜,快跪下。”

正此时,门外有一宫女闯了近来,不分青红皂白就破口大骂:“不长眼的奴才,冲撞了太子殿下和三殿下,还不磕头谢罪。”

如雪抬头,才发现三皇子身后还站着一人,那人比三皇子高出了那么一点点,和三皇子长的几分相似,与始终冷着张脸的人相比,他狭长的凤眼里满含柔情,更觉平易近人,他便是宫女口中的太子了。

如雪还未反应过来,便见如霜已然拽着宫女一阵拳打脚踢,口中不住骂道:“你才是奴才,我是丞相府的二千金轩辕如霜,你才是不长眼的奴才。”

太子见状,上前抓住如霜衣领轻飘飘地就将她提了起来,笑得甚是开心。

如霜半悬在空中,如猫儿般一阵乱刨,依旧骂骂咧咧:“放开我,放开我,坏人…”

平日里冷宫最是寂寥,这一出戏,倒添了一分热闹,西边的一屋子的门忽然“吱吖——”一声被打开,还未梳妆打扮的贵妇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她用手捂住嘴打了哈欠,才道:“谁这么大胆,敢在本宫的地盘撒野。”

宫女道:“一等侍女,秦香。”

秦香乃皇后的贴身侍女,贵妇不由皱眉,顿了顿,又道:“哦!本宫道是哪个了不起的人物,却是你个下贱的丫头,如雪如霜,你们是怎么把这些污浊的东西招来的?今晚的饭,不用吃了。”

贵妇说完,欲关门折回去。

秦香哪里忍得了这口气,努道:“玟妃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辱骂太子殿下和三皇子殿下。”

正关门的人顿了顿,“嘭——”地一声将门合上,不理会怒发冲冠的秦香。

秦香正欲将怒火牵致如雪如霜身上,一直不说话的人突然开了口:“本皇子允许你自作主张教训人了麽?”

听此,秦香吓得脸色惨白,倏地向地上倒去,一个劲地喊:“殿下恕罪。”

太子放下如霜,笑嘻嘻地上前将如雪扶起来,顺手将衣领上的蓝色琉璃石扯下来,塞到如雪手里:“我叫连璃落,这是我三弟连清远,以后要是有人欺负你们,就拿这个给他们看。”

如雪正要谢恩,院门外忽然有人喊道:“璃落,清远,回去了。”

连清远看了秦香一眼,甩袖离开了。

连璃落收回手,亦跟着离开。

之后如雪问宫里的侍女,才知原来有妃嫔闹事,皇后带着两个儿子前来调和矛盾,素来安静的三皇子是来冷宫里躲清净的。

————

时不过一日,那一句“丞相二千金”不知怎的就传到了老皇帝那里,那一段被尘封的历史顷刻间就像海底凶浪将整个朝堂上的人搅得惶惶不安。害得老皇帝好一阵子寝食难安,就连做梦,也会出现多年前意气风发的丞相轩辕杞被革职抄家时那张笑脸,耳畔始终萦绕着轩辕杞临行前说的那句:“连魏王朝无轩辕,寸步难行。”

真是应了那句话,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

太子与三皇子虽小,但皇帝已然白发苍苍。

五年前,轩辕如雪和她的同胞妹妹轩辕如霜,刚满三岁,她们的父亲轩辕杞正值壮年,满腔热血欲一展鸿鹄壮志。却有人说轩辕杞欲图谋皇位,年迈昏庸的老皇帝听信小人谗言,将轩辕一族抄家,全员被发配到昆仑山脚。轩辕杞刚满三岁的两个女儿却莫名其妙地被册入奴籍收入宫中,养至五岁便被派去冷宫当下等婢女,伺候刁钻刻薄的冷宫弃妃。

说起来,轩辕一族不死,还得感谢连璃落连清远。

连魏立国二百八十年,国位传至第十位皇帝连毅,连毅本也是位励精图治的皇帝,眼看就要年及不而膝下尚无一位皇子,皇帝求子心切,一心求神问药,渐渐无心于朝政。

连毅皇帝庆平元年,皇帝的半百之年,国之大幸,皇后喜得一子,取名璃落,立太子。同年十月,四妃之首吴贵妃诞下一子,取名颂夕,传言是,二皇子不幸夭折。次年十月,皇后又诞下一子,取名……清远。

二皇子的夭折不免让皇帝难过,不过老来得子的喜悦却让他重整精神关心朝政。不料,因为皇帝荒废朝政太久导致大权旁落,这大权旁落,自然就落到了位高权重的丞相轩辕杞手里。

在三皇子连清远长至五岁时,后宫又添了几位皇子公主,老皇帝高兴至极,于临宣大殿上宴请群臣,并大赦天下,所有罪犯均降罪一等,死囚可发配边疆以免一死。

就在那一年,轩辕一族全全被驱逐出朝堂。

————

皇帝惶惶不得安生,早朝之时向朝臣提道:“诸位爱卿,近日朕有些烦心事,谁愿为朕分忧。”

不提也罢,一提到“轩辕杞”,朝堂上一拨大臣竟然噤若寒蝉,谁都不愿趟浑水。

谁知下朝之后,三皇子便跑到了皇帝的书房要人。

皇帝问:“远儿要她们来做什么?”

“好玩!”

听此,皇帝哈哈大笑起来:“果然是虎父无犬子,这个朕准了,来人呐,传朕旨意,除去轩辕如雪轩辕如霜奴籍,并将其赐予三皇子。”

至于皇帝为何要为如此轻率地除去罪臣之女的奴籍,文武百官,知道的或者不知道原因的,高兴的或者不高兴的,一律无人有异议。毕竟是陈年旧事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

如雪如霜随三皇子入住了东宫,得了入国子监识字的资格,同一堆王公贵族家子弟识字念书,国子监设有礼、乐、射、御、书、数六艺。世家子弟多顽劣,饶是国子监的学官学问做的如何好,那些顽皮的公子哥一天不将国子祭酒、博士、提学一众学官戏玩一番硬是不好受,一天只见学官们被气得吹胡子瞪眼,不知那些个生动的表情给学宫的一众弟子带来了多少乐趣。

国子忌酒最为生气,骂道:你们这些人一个个将那一套“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论理背得溜溜熟,就是没有谁有一套真的本事可以平天下。

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就是这样。

————

两年后,三皇子受封安王,搬出东宫,入住自家府邸,如雪如霜随着安王一同搬出了后宫入住安王府,

府邸是坐北朝南的建法。朱红的大门上是清风傲骨的“风月无边”几个大字。

府内光景被围得得严严实实,高耸的墙头恨不能直插云霄去,打开朱红大门,穿过一片柳林,再经一条幽静小路,就抵达了清明湖,湖是及宽的,东面有一厢阁,匾额上提的字是“水天一色”,从厢阁走至岸边,岸边木质的长廊弯弯曲曲至伸至湖心的八角凉亭,水光潋滟,风一过就吹起了一片皱褶。“水天一色”即是连清远的书房。

出了皇宫,好动的如霜便如同出了笼子的鸟儿,一天能将整座京都逛个十遍不止,她每日的必修课便是缠着将军家的公子要求人家教她剑法棍术。相比之下,如雪却是安静得多了,习武练字都只在院子里,半步不出安王府。

林花谢了春红,时光如东逝之水匆匆而去,恍惚间已然又去了三个年头,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写着“天水一色”的书房里,白衣的少年正拿着一本兵书仔细研读,时而望向门外,衣袂翩跹的身影映入瞳仁里,无波无澜眸子就开始迷离恍惚起来。

她察觉了他的视线,利剑一挥“呵——”地一声破门而入,当剑锋就要指到少年的咽喉处时,两根修长的手指轻轻松松就夹住了剑刃,再施一份力白铁铸成的利剑就生生被折断了。

如雪慌慌下跪,手藏进袖子里死死攥着,又慌又乱:“如雪冒犯,请殿下责罚。”

那人放下了手头书本抬起桌上茶水轻酌,不疾不徐将茶盏放下后才道:“慢了。”

好一副深沉老练的做派。

地上的人才送了一口气:“谢殿下指点。”

她起身拾起地上的断剑就要离开,身后的人突然问道:“如霜呢?”

门边的人顿时僵住,半晌才道:“她…出去了。”

“下去吧!”

————

夜里她躺回床上的时候,一想到白天安王问如霜的去向便开始心神不宁,手伸到一边,空荡荡的的,冰冰冷冷的,她突然就怀念起来冷宫里两人相拥而眠的时光。

辗转半宿实在睡不着,起身就走到了隔壁间屋子,蹑手蹑脚钻进了如霜的被子里去。

迷迷糊糊的人转了一个身就将她环腰抱住,砸吧几下嘴才道:“姐,你怎么跑我这里来了?”

“一个人睡睡不着,还是我们家如霜的被窝暖人。”她仰面而躺,手抚上如霜的秀发来回摩挲。

那人寻了个舒服的位置,猫儿一般来回蹭了几下,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如雪却睁大了眼一夜无眠,听着身边的人均匀的呼吸声,无端地就心安了许多,她想也许是自己多虑了。

翌日一早,安王早早地就布了场地坐在太师椅上喝茶,如霜站在擂台中央一脸的惶恐不安,伸长了脖子欲看看她的姐姐怎么还没出房间。

“如霜。”坐上的人突然道。

如霜被吓了好大一跳,条件反射地跪下:“在,殿下请吩咐。”

“去看看。”

“是。”

————

如霜行事向来风风火火,人都还没进门声音却传了十万八千里,屋里的人揉开眼才知大事不好。

如霜火急火燎地走进来,当事人衣服都还没穿好她便已帮人家把鞋子套上将人拽出门。

安王殿下心情似乎不错,也没责怪如雪,两人刚一上擂台,锣声便已敲响,如雪拔起一边的木剑极速退后才堪堪接过如霜一剑。当她想回击时如霜已经退出了好远。

她转头看了一眼座上的人,绝美无双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只默然看着前方。她咬咬牙握紧手中木剑,重新上前迎战。

如雪功力一直都在如霜之上,昔日比武时,只要两三招败下如霜便会弃剑而走:“不比了不比了,到最后还是我输,太没趣了。”然后向连清远扮了扮鬼脸一闪身便没了踪影。

今日却是不同,如雪一直节节败退,直退到连清远跟前看着无处再退时便傻傻地站着不再还击,她的衣服本来就没系好,如霜逼近时,木剑往她腰间一刺,松垮的衣服瞬间就散开,露出了里面红艳的肚兜,被木剑挑起来的白色腰带随着风轻飘飘地落到了安王冷峻的脸上。

安王缓缓慢慢地拨开脸上的丝带,周遭的人均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急急将自己的脸转过去,他们毫不怀疑要是多看如雪一眼安王定会把他的眼珠挖出来。

他前一个月刚行过束发礼,第二天听礼司讲了整整一天的房事功课,对男女之事有了一定了解,视线看向到前方时,看到了少女红透的耳根,莫名其妙地就开始打量起她的身体,其实她发育得不算好,太瘦,看着仿佛风一吹就会倒,没什么看头,他想,这样的一个人就算武功再高怕是也没什么震慑力。

他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把衣服系好,到书房里来。”

————

安王不仅有一副绝世无双的容貌,还有一颗好使的脑袋,修得一身的文武双全,昔日在朝堂上向皇帝讨要的人也被他培养成同他一样的文武皆能。

两人虽是同胞姐妹,性格却是截然相反,一个安静一个腾闹,日积月累之下安王心中那座天平已然发生了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变化。

如霜说怕安王殿下欺负她姐,死活要跟着进书房,如雪拗不过她便遂了她的愿。

书案上的人看到进门的身影,沉沉道:“昨晚做什么去了?”

如雪心下一慌不假思索便跪了下来:“殿下恕罪,如雪……”

“殿下,我有一个好消息您要不要听?”如霜道。

“哦,什么好消息?”

“南宫枫说明日他要拜访安王府。”

这算得什么好消息,安王殿下喜好安静,南宫枫却是不同,每次来不和他府上的侍卫过上几招硬是不舒坦,最后只听得侍卫被打得落花流水遍地哀嚎的声音。他回头看了如霜一眼,眉眼含笑:“近日都吃了什么?”

如霜边搬手数指边说:“太爷鸡、白斩鸡、桃源鸡、清香炒悟鸡、黄焖鸡、扣鸡……”再一看安王殿下的表情,她便没了再说下去的勇气。

“厨房有做过这些东西?”

她挠头:“殿下恕罪。是如霜私自离府……”

“那些东西是我给她吃的,哎呀,如雪怎么跪着了,快起来快起来。”真是说曹操曹操到,什么明日,话都还没说清楚人都已经到了。南宫枫一身黑色行装,真真当起了风流倜傥英姿飒爽八字,看着比江湖上的侠客还要逍遥自在。

如雪被搀扶起来时,连清远转头凝眸看了看南宫枫:“如雪呢?”

“当然是殿下给什么她吃什么了。”如霜抢着回答。

所以,殿下什么也没给,她便什么也没吃麽?难怪看着这么瘦,南宫枫掩嘴轻笑:“如霜,我带了烤烧鸡,扶你姐回房一起吃吧!”

如霜点了点头,扯着她的姐姐往门外一溜烟就没了踪影。

连清远看着走远的两人,才重新审视南宫枫:“何事?”

南宫枫两手一摊,大喇喇地往连清远的书案上坐下:“你这人真无趣,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也不怕被闷死,太子殿下说,想邀你我一同到城中游玩,顺便~体察民情……”

只怕游玩是真,体察民情是假,自家兄长的性格他再清楚不过,昔日自己还同皇后一起住在东宫时,便知他不喜看那些奏折不喜处理政务,一天只知读圣贤书不闻窗外事,只顾把那“关关雎鸠”、“蒹葭苍苍”记在心里。安王搁下手头的书本:“皇兄为何不肯自来?”

“还不是他太忙,他说,若是让下人来跟你说你定然不会答应,也只有我这个闲人有空来和你磨嘴皮子了。”

“他可是有什么棘手的事?”安王殿下皱了皱好看的眉头。

“是有一事,日前京兆尹黄山荣的大公子黄烨群在怡香楼打伤了户部尚书郑/源斐的爱子郑岩杉,案件虽已交由大理寺审查,圣上却下旨要大理寺卿带着太子殿下一同审理,这不才要去‘体察民情’嘛!”

安王可算是服了自家兄长,知道怡香楼的老板盛情难却,便要拉他做挡箭牌。

相关内容推荐:

叶龙

编辑叶龙点评:

《三千微尘里》不错,劳心费力的创作,让书友看到了不一样的题材,那么多的故事都引人入胜,又不收费,为什么有人还那么无聊的恶评?人性的丑恶真的是处处都有体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言情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三千微尘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