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河风雨录完本免费试读】主角林强陆军_太古小说网

西河风雨录

西河风雨录 已完结

西河风雨录

时间:2020-08-13 05:37:31 分类:玄幻 来源:落初 作者:煤都抚顺 主角:林强陆军

煤都抚顺新书《西河风雨录》由煤都抚顺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林强陆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西河风雨录》,献给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中日战争是两个民族智慧、文化的较量,这部小说通过肖鹏和小野的杰出表演,将战争的恩怨情仇剖析得淋漓尽致,是一首正义战胜邪恶的颂歌。本故事在告诉人们,侵略者不是猪,是狡猾的狼,要还战争的本来面目,任何夸大自己,贬低敌人都是对战争艺术的践踏,是对历史的背叛。独树一帜的战争角度,独出心裁的人物刻画,诡异波折的情节设计,广阔的历史背景,宏大的战争场面,精准的细节雕刻,丰富的历史知识,对战争残酷深刻的剖析。这一切构成了真实的战争画卷,给后人的警示是振聋发聩的。

...

精彩章节试读:

镇长于得水面容干瘦,由于长期抽大烟,脸色发黄,眼窝深陷,脑皮上全是皱纹,四十不到的年龄,看起来有六十岁。他原来是***驻西河镇总管党务的书记,***军队撤离时跑得慢了,被鬼子包围,率领残余部队和警察投降,高岛赏了他个镇长。别看他其貌不扬,土鳖长在外面,其实很会算计,肚子里有货,很得高岛器重,但是他并不欣赏高岛,所以很少为高岛出谋划策。他有个习惯,每天晚上必须过足大烟瘾才能睡觉,两个姨太太换班给他烧烟泡,日子过得挺滋润。但是他明白,鬼子闹得再凶也是暂时的,高岛也不是个称职的主官,因此他做人低调,不允许家人招摇。当他听到警报声,不是出去探听消息,而是命令家人关上大门,对他来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还命令把院子里的灯都关了,只在卧室里留下一盏灯,窗帘还严严实实的拉上,这样整个院子漆黑一片。可他的行为无形中,给林强进入制造了方便。

刚才就在林强苦思无计,走投无路之时,一道灵光浮现在脑海里,让他想到了,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最安全。他的大脑在鬼子和汉Jian高层中搜索了一遍,然后确定去于得水家。第一,根据目前得到的消息,于得水还不是铁杆汉Jian。第二他深得鬼子信任。第三,于得水怕死。第四,他身边没有武装。有了这四条,足够林强下决心了,事后证明林强的选择是正确的。当他和田亮来到于府,周围一片漆黑,不远处的治安中队灯火通明,这为他们的行动提供了最好掩护。林强和田亮不费吹灰之力就进到院子里,而卧室里映出的淡淡灯光成了指路航标。林强在轻易的制服了丫鬟后就出现在于得水面前。“于镇长,挺自在呀?”

看见出现在卧室门口的林强,于得水大吃一惊,双手不由得颤抖起来。他虽然没有见过林强,但是脑海中,有关他的故事早就灌满了,眼前这个脸露讥讽,眼露杀气的男人不是他是谁?如何能让他不哆嗦。他费尽全力的向床下挪了挪,磕磕巴巴的问:“你……你是谁?想干什么……”

“猜猜,不会对我陌生的。”林强说完拽过一把椅子,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毫不客气的,拿起桌上的香烟点了一支。

冷汗立刻从于得水的脸上淌了下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个连高岛都怕三分的家伙,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捏死他不等于踩死蚂蚁。“林队长,我可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可你做了对不起中国人的事。”林强说。

“天地良心,当初投降皇军我是没有办法,这你是知道的。那么多正规军都挡不住日本人,我能怎么办?在鬼子手下做事,不听他们的行吗?我死了到无所谓,可是还有一大家子人呐,他们怎么活?”

“哪个当汉Jian的没有一堆理由?照你这么说,中国人都该当汉Jian?”林强冷笑的问,目光笔直的向他射去。

“哎,只怪兄弟没有骨气,可我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那。”于得水不敢和林强的目光对视,低头小声的说。

“你可不要玩花招,我的眼睛亮着呢。”林强仍旧冷冷的说,但是口气有些和缓。

听话听声锣鼓听音,于得水本来就是极为聪明的人,听到这暗暗出了口气,知道没有生命之忧了,但是对方干什么来了还不清楚。所以他小声的,试探地问:“林队长这次来镇上是……”

“侯人国张狂大了,上天有好生之德,我送他回老家了。”林强面无表情的说,眼角余光扫视了对方一眼,他必须知道对方反应,这是他的计策能否成功的关键。如果对方是个死硬派,他就得准备牺牲在这。但是于得水听后脸色变了,昏黄的眼睛里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慌乱的神色在告诉林强:他可不想做第二个侯人国。

“这家伙该死,见高岛宠信他,就不知道天高地厚,谁也不放在眼里。”于得水说,这到是他的心里话。侯人国小人得志,不但是他,就是皇协军大队长石冠忠也不放在眼里,他死了,于得水到有痛快的感觉。“林队长希望我做些什么?”

“在你这里住一宿没有问题吧?”林强说

“当然没有问题,我立刻让下人收拾屋子。”于得水答应得十分痛快,并且马上站了起来。他太清楚了,只要林强不提要他的命,所有的要求都得照办,否则脑袋就可能搬家,何况只是借住一宿。

“用不着那么麻烦,你们两口子住里屋,我们住外屋……”林强料定于得水不敢反对,但是他也不会完全相信他,不能让于得水和家人离开自己的眼睛。

“这怎么行,我……”于得水想提出异议,只是碰到林强那闪电般的目光,只好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按我说的办。”林强打断他的话,口气强硬地说。

于得水知道对方不相信自己,心理恨得牙痒痒,脸上还得装出笑容。“也好,那就别怪兄弟招待不周了。”

这一晚上于得水几乎没睡,身边躺着两只老虎,他如何睡得着。尽管他平时颇有智计,谋略不凡,此刻想了一千种,一万种方法,却是一条也不敢用。因为林强的鼾声打得震天响,隔着门都能听见,他认为这里有诈,以林强的久经沙场,在狼窝里怎么敢放心大睡?难保不是在引蛇出洞,他于得水的智商会那么低?在无边的煎熬中,老天虽然动作迟缓,还是天亮了,当那一丝熹微出现在窗外,于得水那颗垂悬的心放了下来。不管怎么说,一夜过去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早晨后只要他们走了,满天的阴霾也就散了。

早饭是丰盛的,于得水本身就是享乐型的,又为了表示他的诚意,自然要加好菜,饭后还沏了壶好茶,然后就等着林强的下文了。

“于镇长,外边说你和鬼子一条心,专和八路军过不去,在我看来,情况不实。就从今晚的情况来说,你还是分得清黑白的,我得帮你说说好话,不能让你白背这个黑锅,你说是不是?”林强放下茶杯,故作严肃的说。

“不用!”于得水慌忙摆摆手,脸色变成了酱紫色,林强真要给他宣传,传到鬼子耳朵里,不等于要了他的命。这哪里是帮忙,简直是发放下地狱的通行证。“林队长,抗不抗日不在表面上,只要你们知道就行了,至于外边说什么,让他们说好了,我不在乎。”

“我在乎。”林强故做生气的说,手上的茶杯重重地顿在茶几上,水珠都溅了出来。看见于得水吓得脸色煞白,林强心里暗笑,整治这个比泥鳅还要Jian猾的家伙的确很开心。当然不能太过,所以略微停了片刻,林强又把话拉了回来。“不过为了于镇长一家安全,你只好做个无名英雄了。”

“那是,那是。只要林队长知道我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管他别人怎么说。”于得水见林强把话拽了回来,长出了一口气,悄悄抹去额头的汗。

林强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间还早。再说如何出城也没想好,就东一句,西一句的乱扯。由长城抗战扯到卢沟桥事变,由华北沦陷讲到凇沪抗战,然后又是太平洋战争,大有把上下五千年,纵横九万里讲下去的趋势。

于得水哪有心思听他上政治课,面上用了极大耐力作洗耳恭听,其实早就心急如焚。因为他明白,一旦有伪职人员闯进来,看见林强,那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所以借倒水的机会,打断林强的话。“林队长,今天不要走了,我让下人准备饭菜,再弄坛好酒。”

“于镇长太客气了,依你看我们是走好还是留好?”林强微笑的说,他当然想看清楚于得水是黑还是白。

“这……”于得水感到很难回答。说走好,刚刚表现出的热情就是假的.说留好,风险太大,那些伪职人员随时会闯进来。但是于得水久经世故,只是略路沉思了片刻,还是想出了得体的回答。“从我本心来说,真想留你们多住几天,尤其是你林队长,是请都请不来的贵客。可是从安全角度考虑,我就不能不忍痛割爱,毕竟林队长的安危是头等大事,这就是我的两难选择。”

“哈哈,既然我林强的生命那么重要,就不难为于镇长了,一切听你安排,把我们送出城。”林强鄙视的扫了他一眼,对他那番冠冕堂皇的话感到恶心。要不是家里事情太多,他真想多住几天,好好折腾折腾他,彻底看看他的真面目。

“那好,我去安排。”于得水一颗高悬的心终于落了下来,立刻表现出急不可待。

“你可别玩花样?”田亮警告说。

“我全家老小的生命都在你们手里,我就是有心敢吗?再说我也是中国人,良心总是有的。”于得水苦笑着说。

林强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于得水就到外屋打电话。

九点钟左右,一切准备停当,林强押着于得水坐上大货车,向镇外驶去。虽然镇子里气氛紧张,鬼子、治安队到处乱串,岗哨手里的枪都端着,但是因为镇长在车里的缘故,林强他们是一路绿灯。来到出口岗亭。治安队长赵奎在那守着,看脸上的气氛有点紧张,不过好在还算顺利,于得水三言两语就把治安队长打发了,汽车顺着出口的路向前驶去。

到了这时候,按说危险已经过去,心态应该放松,可是不知为什么,林强的心到提了起来,总觉得有什么不对。是治安队长那狡滑的目光,还是他那突变的脸色?他说不上来。也许是多年对敌斗争的经验让他敏感,所以车一出路口,他就命令司机全速前进。镇子外面道路状况并不太好,车又开得太快,因此颠簸得很厉害。于得水按住胸口几次呕吐,瘦脸憋得蜡黄,连田亮都有些不忍。可是林强置之不理,还是一个劲的命令快。汽车像喝多酒的醉汉,踉踉跄跄地往前飞奔,很快就跑出了七、八里地。就在这时,林强通过反光镜,看见了后面的滚滚烟尘,凭经验知道,鬼子的摩托车队到了,一定是奔他们来的。就是说:鬼子发现了他们。

还别说,林强的判断正确,这批鬼子是高岛亲自带的队,那么,他是怎么发现林强的?原来林强没有料到,就在他的眼皮子下面,于得水把消息透露给了赵奎。刚才路过关卡时,对方问他去哪里,他说去河木镇给矿上买圆木做顶子用,露洞就出在这里。第一,矿山圆木是自己采购,从不交给外人。第二,就算托他代买,这点小事也不用镇长亲自出马。第三是最致命的,圆木是鬼子统购物质,只能在指定地点交易,否则将按破坏经济法处置。林强哪里知道这些,当然要着了道。那么,抓两个八路刺客,用得着高岛大左亲自出马?原来当他得到了刺客消息,又听了木村的描述,立刻断定这个刺客不是别人,是让他最恨、最恼、最无奈的林强,不由得大喜过望,失去叛徒的烦恼一扫而光。要是抓到林强,不比得到十个侯人国管用?要是制服了林强,运河支队就成了囊中之物,西河镇最大的威胁就解除了,森严旅团长不会再骂他废物,这是一块多么大的肥肉。

车速已经提高到了顶级,但是和摩托车队的距离却越来越近,鬼子头上那晃动的钢盔隐约可见,再这么跑下去,就要在笔直的公路上和鬼子决战,这里没有任何障碍物做依托,人数又居于绝对劣势,等待林强的,要么牺牲,要么被俘,这一点他太清楚了,必须马上下决心。他看看于得水,这张苦瓜似的脸,正被痛苦状掩盖着,林强真想一枪崩了他。他敢肯定,鬼子的出现和他有关,只不过他没有证据罢了。枪声炒豆似的响起来,弹雨倾泻在车的周围,不能再犹豫了,他大喊了一声“停车。”汽车就发出一声尖利的怪叫,滑行几米远停了下来。没等车停稳,林强和田亮就跳下车,两个人提着驳壳枪,飞速穿过公路,沿着收割完的旱田地向前跑去。

几分钟之后,鬼子出现在了身后,子弹呼啸着在他们头顶飞过,蝗虫似的鬼子,沿着开阔的庄稼地追了过来。虽然林强和田亮着装轻便,动作灵巧,比起全副武装,脚穿翻毛皮鞋的鬼子占了便宜,但是他们要不时的进行还击,还要躲避鬼子的子弹,速度反而慢了下来,和鬼子的距离越来越近。不过让林强感到奇怪的是,一向枪法很准的鬼子,似乎忘了带准星,子弹像在给他们送行,就是不往身上落。他哪里知道是高岛下令抓活的,否则,他们身上早就成了马蜂窝。正跑着,前面出现了两条小路,一条奔主要公路,一条直奔村子,往村子跑有生还的可能,因为村里的堡垒户会掩护他们。不过林强太了解高岛这个暴君,心知如果抓不住他林强,凭他的残忍,会对整个村子进行屠杀。为了自己的生还,拿一个村子的百姓做代价,林强想都不敢想,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去公路的方向。

自从林强来到西河,高岛就没过过太平日子,两个人虽然从没谋过面,却一直进行着生死较量。令高岛蒙羞的是:堂堂帝国陆军大学高材生,在土八路面前占不了便宜,而且是负多胜少,这是大日本军人的耻辱。多少次他想找林强决战,可是连他的影子也见不到,但是林强要找皇军的麻烦却无处不在,这让他伤透了脑筋。如今大照神可怜他,把林强送来了,他不但要活捉他,还要征服他,让他成为大日本帝国的奴才。眼看林强无路可逃,就要成为他的猎物,让他喜出望外。疯狂的追逐,就要获得猎物的满足,使他忘掉自己是个指挥官,冲在队伍的最前沿。就在这时,他的部队后面响起了枪声,几个落在后面的皇军像是中了枪的兔子翻倒在地。没等高岛反应过来,又是几声猛烈的爆炸,使正在追击的部队惊慌失措,停止了追击的脚步。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让高岛乱了心智,以为遇到了八路军的埋伏。可是片刻之后高岛就感觉不对,因为枪声中有卡宾枪和手雷,八路军是没有这种武器的。“难道是***的部队?”当这念头闪电般的出现在脑海里,他立刻把部队分成两部分,分别对付林强和后面的敌人。就在这时,林强不见了,后面的枪声也远离了。

相关内容推荐:

陈晶

编辑陈晶点评:

《西河风雨录》文笔流畅,剧情紧凑,内容有趣,总会有些段落看了不禁哑然一笑,让人看了就一直停不下来,非常好看的一本书,作者也努力,基本一天三更,可以推荐,就我个人喜欢而言给五分不算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玄幻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西河风雨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