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舞樱兮奈落何无弹窗完整版精彩试读 龙傲枫章节列表全文阅读_太古小说网

风舞樱兮奈落何

风舞樱兮奈落何 已完结

风舞樱兮奈落何

时间:2022-10-05 08:46:14 分类:玄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沧晓葵 主角:龙傲枫

火爆新书《风舞樱兮奈落何》是沧晓葵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龙傲枫,书中主要讲述了:十年,改变了很多。曾经的单纯,如今的魔女。他不介意,一心要拯救女神出暗黑之路。她不领情,还要嫁给腹黑男。他执着不肯放手,她却执着不肯相信。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她愿意和他重新开始,他的父亲却葬身于她的剑下。 当初他拼了命的挽回,是她不肯相信,这次,换她追他! 单纯女遭遇腹黑男,注定是要被吃干抹净的。她努力付出,得到的不过是背弃。他努力利用,得到的却是悔恨。 原来,他以为他一直爱着的,并非他所爱,他以为他不爱的,竟是他一生挚爱。究竟腹黑男是如何被小女子降服的? 他的爱平凡而刻骨,她却是个嗜偷如命的女子。什么都偷过,就是没偷过心。 她终于如愿以偿偷得人心,才知道,她只想要他的心。这一次错过了,下一次,还愿意被我偷么? 江南首富,风流倜傥。豪门女管家,小家碧玉。一段不为人知的侠骨柔情,正在这里悄悄上演……...

精彩章节试读:

楔子

蒲公英被风吹散,种子随风渐远。总有一个地方是它的归宿,只是它不知道,也决定不了,那个地方的所在。

如同爱神丘比特之箭,你明白,总有一天,你会被它射中,却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

那是一颗情感寄托的种子,你不知,那颗种子是什么时候种下去,又是什么时候在那里生了根,发了芽。而现在,它已经长成参天大树,你,还能无视它的存在么?

棠漠枫一个人站在沉浸于黑暗的樱花树林中,耳边不时传来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樱花落尽之后,叶子在低泣。

他握紧了手中的绝天剑。据说这柄绝天剑已有百年历史,它由千年寒铁经过七七四十九天锤炼而成。那是五年前第一次离开家门时,父亲棠汶天传给他的,他怎么也想不到那次出门会发生那么多事。前尘往昔如同烙印刻在他心里,人在命运面前竟是如此渺小。想到这他只能苦笑。这笑容很明艳,让夜晚统治着的森林也生动起来,这笑容亦很惨淡,让每一棵生动的树都泛起忧伤的光圈。

初出茅庐蛟龙潜

深夜,绝天庄。

绝天庄庄主棠汶天手持一本古书,却不时看向门口,眼中泻出一丝担忧。他一听到门外响起脚步声,马上站起身来。下一刻,当他看到走进门来的人是他的结义三弟龙傲时,愣住了,心中有些失望,也有些惊讶。龙傲的神情异常憔悴,深陷的双眼布满血丝,整个人也消瘦了很多,棠汶天心里忽然不安起来,颤声问道:“三弟,你怎么来了?”不等龙傲回答,下意识犹豫着问,“弟妹,和孩子呢?”

“唉……”深深地一声低吼,龙傲似乎失去了身体的支撑点,“芷音她,她,已经死了……”说着,龙傲将脸埋在手掌中,声音溢满悲伤。

“死了?”棠汶天不禁跌坐回椅子里,手中的古书也掉落在地上,“这,怎么可能……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从我们隐居以后,她的身体一直不大好,请了很多大夫都束手无策,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一天一天地衰弱下去。大哥,我恨自己,我没用啊!看她那么痛苦,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大哥,我真的恨我自己,我竟然没办法医好她……芷音……”说到这里,龙傲已经泣不成声,棠汶天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片刻之后,棠汶天忽然问龙傲:“那缨儿呢?她为什么没和你一起来?”

“缨儿……芷音的死对缨儿打击很大,前几天她忽然不见了,我找遍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没找到,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来找你了。”龙傲抬起头,用红肿的眼睛看着棠汶天,“大哥,我该怎么办?我已经失去芷音了,如果连缨儿也……我该怎么办啊?”

棠汶天在心里深深叹息,兰芷音竟然已经故去,这对他无疑是难以抵挡的打击。缨儿,一定要找到缨儿,无论是为了兰芷音,或是龙傲,都一定要找到缨儿。

“大哥,也许从一开始就是我的错,芷音嫁给我根本就是个错误,如果当初……”

“三弟,切不可妄自菲薄。我相信,芷音从来没有后悔嫁给你。如果重来一次,她还是会选你。”棠汶天打断龙傲,走上前去,扶着他的肩,继续说,“三弟,亡者长已矣,你要节哀。更何况缨儿失踪,生死尚是未知之数,我们应该尽快找到她才是。她才八岁啊。”

“缨儿……”一想到龙缨正一个人漂流在外,龙傲总算有些振作起来,他感激地看向棠汶天,纠结于胸口的千般情节最终凝成两个字,“大哥。”

芷音已故,缨儿失踪,一想到这世事无常,棠汶天眼中的悲伤瞬间被焦急所取代。此时此刻,他只能暗暗祈求众神明,可别让他唯一的儿子出事才好。

就在这时,年仅十岁的棠漠枫推开大门走了进来,脸色苍白,眼神坚毅,衣服有几处破损,所幸并无血迹。见棠漠枫平安归来,棠汶天满腹担忧立刻转为怒火。他冲进院中,正欲发作,只见棠漠枫“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看着棠汶天说:“爹,孩儿要习武。”

绝天庄所有人都知道,棠漠枫自幼便是和平爱好者,与世无争,淡泊名利,更加不喜欢打打杀杀。为此,身为武林盟主的父亲棠汶天很是头疼,生怕绝天剑法后继无人。而此时棠漠枫竟然主动提出习武,棠汶天甚至怀疑眼前的这个小孩是不是自己的儿子,不由为这个巨大的喜讯所震撼:“你说什么?”

棠漠枫无视棠汶天惊讶的表情,平静而坚决地说:“请爹传授孩儿武功。”

棠汶天在儿子眼中看到了坚定。棠漠枫好象前生就是一头倔牛,当初坚持不肯习武,年仅四岁的他宁愿被父亲处罚,三天两夜米水未进,直到最后家中谁也不再提及让他习武的事。棠汶天看出儿子的眼神与六年前毫无二致,儿子的忽然开窍竟然让他有了老来得子的喜悦,不禁仰天长叹:“绝天剑法后继有人啊!”

慢慢地,棠汶天和龙傲都不再因兰芷音的故去而被悲伤笼罩,当然,也可能是将那侵入骨髓的痛埋藏起来,只在夜深人静时才独自品尝。遗憾的是,龙缨一直没有找到,仿似人间蒸发了一般。唯一让棠汶天和龙傲感到欣慰和开心的是,棠漠枫居然是武学奇才,仅用两年时间,功力便胜过了所有师兄弟。

在那个年代,习武也许是可以强身健体,但更重要的是为了争名逐利。江湖,一个人人争相进入的黄金宝殿,一个人人避之惟恐不及的沼泽陷阱。所谓一朝入江湖,终生莫想出。江湖中人,即便死了,那也是一具属于江湖的尸体。棠漠枫,天下第一庄“绝天庄”的唯一继承人,武林盟主的儿子,从他一出生便注定了,他穷尽此生也休想脱离江湖。但是,没人知道,在不可预知的未来,棠漠枫会为虚名所累,还是会被威名所就。

二十岁的棠漠枫坐在后院的亭中,看着微风将杨柳的枝条慢慢吹绿,此刻的安宁再次让他想起那个人,那条手链他保留到至今,十年前的那件事也始终挥之不去。还记得那个人曾经说过,夜晚出现的彩虹被古人称为月虹,如果谁能幸运地见到月虹,那么他就会得到他心中所想。此时,棠漠枫多想见到月虹,多想再见一见儿时那个朋友。

“少爷,老爷让你去练功房见他。”一个温婉羞涩的声音从棠漠枫身后传来。

即使不回头去看,他也知道来的人是琰儿,一个比他大三岁的女孩。从他很小的时候,琰儿就在棠家了,这么多年来,他的起居都由琰儿悉心照料,他们更像姐弟而非主仆。多年找寻龙缨未果,棠汶天和龙傲几乎已经不再满怀希望,龙傲尤其喜欢琰儿。也许是早年丧女的缘故吧,他想。

棠漠枫转过身,对琰儿笑着说:“我马上过去。”琰儿双颊绯红,低着头不肯再多说一句话。棠漠枫总觉得,这两年他和琰儿没有儿时那般要好,琰儿和其他人都有说有笑,不知怎么,和自己在一起就会很沉默。他好几次都想问问琰儿,是否自己做错了什么,但一看到琰儿窘迫的样子,他就不忍心追问。想到这,他不禁轻叹了一口气,向练功房走去。

穿过师兄弟们练功的大院,便到了练功房的门前。房门紧闭,棠漠枫侧耳听了听,里面似乎没什么动静,慢慢推开门走进去,发现练功房中竟空无一人。正在棠漠枫疑惑之时,房门突然关闭了。棠漠枫还不及转身,只觉身后冷风骤起,后颈处传来刺骨的凉意。棠漠枫急忙凌空而起才躲过了袭击,紧接着一个后空翻稳稳地落在了对方的身后。这时他才看清偷袭之人竟是……

“爹?”棠漠枫无比诧异地喊出了这个比他最爱吃的蛋炒饭还要亲切的称呼。

“枫儿,你习武时日无多,却进步神速。今天就让为父看看你究竟是儒子还是朽木。沙场无父子,你也不必手下留情。出招吧!”

说着,棠汶天便丢给棠漠枫一把剑,接着驭剑而来。棠汶天一直处于上风,但不是因为棠漠枫念及父子之情,不忍动手,而是这场战斗突如其来不说,乳臭未干的小子又哪里敌得过武林至尊。

棠漠枫自然清楚,论武功造诣,自己哪里是父亲的对手。但若是再这样火拼下去,也只是白白消耗自己的体力,所以一定要想一个速战速决又可稳操胜券的办法。可是……

他一分神,使原本就不十分坚固的防守出现了漏洞。棠汶天不失时机地乘虚而入,脸上也不觉露出了胜利的喜悦。

棠漠枫眼看就要象是被屠夫追进死胡同的小猪一般任人鱼肉时,忽然瞥见左后方的那扇窗,灵光一闪,计上心来。他索性让棠汶天一掌打在左肩上,随即借力用力飞出窗外。棠汶天见儿子飞了出去,一边后悔下手太重,一边也跟着跳了出去。

众师兄弟正在练功,闻得一声巨响,都侧头望过来,只见棠漠枫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众人尚不及反映,又见棠汶天从那已破烂的窗口跳出。见此情景众人都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棠汶天一步窜到棠漠枫身边,见他一动不动,想来八成是昏过去了,十分懊悔。就在这时,棠漠枫以众人都没看清的速度,将冰凉的剑架在了棠汶天的脖子上。众人皆是一惊,棠汶天先是一愣,之后便爽朗地大笑着:“好小子,敢诈你老爹。”

棠漠枫收回剑,站起身来,也不谦虚:“兵道诡谲嘛,老爹,承让啦。”

晚饭过后,棠汶天召集几个入室弟子在大堂开会。一个比迎亲乐队还要响亮的声音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

“今天叫你们来,是想找个人替为师送封信。枫儿虽然是你们之中习武时间最短的,但他进步神速大家也是有目共睹。所以这次送信的任务就交给他了。念及枫儿江湖经验尚浅,就有劳三弟多费心吧。”

“是,大哥。”站在棠汶天右边的龙傲拱手道。

众弟子都想出门见见世面,但也不敢对师命有任何异议。

当晚,棠汶天将自己从不离身的绝天剑传给了棠漠枫,并嘱咐他,即使出门在外也不可荒废绝天剑法。棠汶天的三弟龙傲,与他乃八拜至交,异姓兄弟。棠漠枫从小就很喜欢龙傲,不仅因为龙傲上知天,下知地,知过去,晓当今,在棠漠枫的眼里,龙傲无异于老神仙。更重要的是,十年前发生的那件事只有龙傲一个人知道。

第二天一早,棠漠枫和龙傲便启程了。那封信是送给江南首富金百万的。

棠漠枫和龙傲一路上可谓是大饱眼福。江南自古就是人杰地灵之圣地,无论是连绵青山,还是潺潺秀水,无一不透着灵气。美女更是如同夜空中的繁星数之不尽,当真让人赏心悦目。

终于到了金府。

站在金府门前,棠漠枫大吃一惊。对江南第一富,棠漠枫早有耳闻,一直以为金府必是金碧辉煌,见者也必大开眼界。他万万想不到,眼前这间再普通不过的府邸,竟然就是江南首富居住的地方。只见那门前两根红柱已经掉漆而显露出木头的本色,门上的铜环也已变成暗红色,甚至连“金府”两个字也只是用黑漆涂写在一块粗糙的金色木板上。

棠漠枫惊讶得眼睛都不会眨了,那表情无异于见到了月虹。这时便听见一旁的龙傲喃喃地说:“唉,比十五年前更差了啊。”说着,龙傲自顾自地推开门走了进去,棠漠枫紧随其后。

偌大的金府竟空无一人。站在大厅里,棠漠枫再也无法压抑心中的失望,抱怨着。龙傲解释说:“枫儿,当年可正是因为他的精明和节俭,我们兄弟三人才有资金去成就大事。即便现在,他也是咱们绝天庄的重要经济支柱啊。”

“节俭?我看他是啬皮吧。”棠漠枫嘲笑着。

龙傲刚要反驳,便听到一个声音:“年轻人,小心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啊。”棠漠枫和龙傲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中等身材,相貌平庸的胖男人走进大厅。棠漠枫看了他一眼,注意到他一身光鲜:衣服乃江南上好的丝线所织,头上是金带束发,腰带正中嵌着一颗剔透的宝石,腰带左边系着一块做工精细的半透明的乳白玉佩,左手大拇指戴着一枚碧绿的翡翠扳指。

棠漠枫心中猜想:此人应该就是金百万。果然,龙傲上前搭话:“二哥,多年不前,想煞小弟了。”金百万方看向龙傲,先是一怔,随即双手握住龙傲的双肩,激动地有些颤抖:“三弟!我何尝不想念你和大哥啊。想不到当日一别竟是十五年。大哥可好?”

“有你这个经济支柱在,绝天庄不晓得有多好呢。大哥可是高枕无忧啊。”

“那就好。当年你和大哥……唉,不提也罢。早听说大哥要派人送信,万想不到是你啊。哈哈。”

“二哥,不只是我,还有他。你看。”说着,龙傲将一旁的棠漠枫拉到金百万面前。

龙傲在绝天庄称棠汶天为大哥,现在又称金百万为二哥,棠漠枫再愚钝也能猜到金百万与棠汶天的关系,忙上前一揖:“金二叔,小侄刚刚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金百万看着眼前这个冒犯过自己的小子,心中仍有些不快。但同时他也注意到棠漠枫眼中的坚韧,亦感觉到棠漠枫身上散发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最让他惊讶的是,棠漠枫的眉宇之间竟让他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半晌,金百万才缓缓地说:“难道这就是那个倔小子?”

“正是。大哥这次是特地让他来给你请安的。”

“哈哈,大哥可真是好福气,有这么一个好儿子。我看这小子绝非池鱼,将来必成大器。三弟,咱们这把老骨头也该歇歇啦。”

金百万的笑声回荡在几近荒靡的庄园,看似开怀,却隐藏几许无奈的悲伤。棠漠枫忽然觉得这个胖胖的金伯有点可爱了。就在这时,从后堂走出一个小男孩。棠漠枫和龙傲不禁打量起来,这个小男孩很清秀,却丝毫不给人文弱的感觉,他的身上甚至还弥散出一种冷冽的气质,以至于当他看向棠漠枫时,棠漠枫的心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来得正好,轩然,快来拜见龙三叔和枫大哥。枫大哥的父亲,我,还有龙三叔,我们可是桃园结义的生死兄弟。”说到这,金百万又豪爽地大笑了几声。

这个叫做轩然的小男孩并不开口,只是看了龙傲和棠漠枫几眼,他如同雕塑一般,默默地站在金百万身边。

“二哥什么时候成亲的?怎么都没告诉大哥和我。对了,嫂子呢?”

“唉……我根本没有成亲。”金百万叹息着说,眼里有着难掩的悲痛。

没成亲?闻此一言,龙傲和棠漠枫俱是一惊。

“说起来都怪我啊。三弟,你也知道我是商人,每天应酬不断,喝酒更是家常便饭,喝醉虽是少有,却也不是没有过。轩然的娘亲是我这里唯个侍女,当年我见她也算小家碧玉,身世又颇为可怜,便把她带回家中,于是这府里的大小事务都由她来操持。说起来,她也是聪慧过人,将金府打理得井井有条。可我们毕竟是孤男寡女,日子久了难免会有些闲言碎语。我整天东奔西走,家里的事极少过问,她善解人意,也并未开口告诉我。有一次,我多喝了几杯,回来已是深夜,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我们竟然……唉……”

龙傲和棠漠枫基本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不忍见金百万如此伤心,龙傲安慰道:“二哥,不必自责,倘若郎有情,妾有意,此事也无可厚非。”

“金二叔,那后来呢?”

“后来?我觉得对她不起,答应会给她个交代。其实商界很复杂,别看那些大商们衣着光鲜,举止高雅,其实谁知道他们用了多少见不得人的肮脏手段才爬到今天的位子。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正是如此。我那时在商界可谓风声水起,有一些人对我简直是除之后快。我不想连累她,所以求她给我一些时间,等事情了结我定不会辜负她,她也同意了。很快她告诉我她有了身孕,之后便诞下一对双胞胎。抱着双子,我真的太激动了。那时,我在心里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和孩子们。谁知,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衣人闯了进来,而她,为了救我,惨死于黑衣人刀下。”金百万沉浸在痛苦的回忆里,声音和身体都因为压抑而颤抖着。站在他身边的轩然也握紧了拳头,眼神更加冰冷。

“等等,金二叔,你刚刚说是双胞胎,那轩然的兄弟呢?”

“被那个黑衣人夺走了,只怕,凶多吉少……”说着,金百万揽过轩然瘦弱的肩,用力握了一握。

棠漠枫早猜到可能会是这样的结果,他也大概能想象到,金百万这么多年一个人在江南打拼,个中滋味定不为外人所知,心中也对金百万更为尊敬,开口劝慰:“金二叔,我想那孩子吉人天相,日后定会再相见的。”说着,又若有所思地看向轩然:“轩然,金轩然……”其实他也不过随口呢喃,谁料他还未说完就被轩然打断了。

“是楚轩然。”

“嗯?”棠漠枫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个小男孩,而他说完这几个字又继续沉默了,眼中一片冰冷,“楚轩然?”

“是楚轩然。”看到棠漠枫和龙傲一脸不解,金百万只好解释,“如果一开始不是我考虑太多,不是我学艺不精,也许就不会让轩然的娘亲留有遗憾了。直到她离去,我仍没能兑现我的承诺,为此我心里一直对她很愧疚,后来也就让轩然随母姓楚了。”

棠漠枫和龙傲恍然,原来如此。棠漠枫再次看向楚轩然,看他年纪不过九岁,而他却完全没有同龄人的顽皮和天真,是因为母爱的缺失而让他变得如此么?楚轩然似乎察觉到棠漠枫的注视,他拉了拉金百万的衣角,之后走回后堂去。看着他消失在三人的视线中,金百万叹息着低下头,似是喃喃自语:“这些年我一直很努力地弥补他,可是他却更加沉默,他从不和同龄的孩子玩耍,即便对我也很少说话。唉,他才九岁啊……”

九岁,却承受着超过年龄太多的重荷,当然,有些东西与年龄无关。无论是母爱的缺失,还是那些血海深仇,都让他比普通的孩子更加坚强和懂事,但也夺走了他本该绚烂的童年。棠漠枫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好事,但无论好坏,都无法选择。他再次想起了儿时的那个小女孩,他还记得那时的她比现在的楚轩然还要小一岁。楚轩然虽然失去了母亲和兄弟,可还有父亲,而她也许只能一个人面对生命的沉重。他甚至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活着,尽管他一直坚信总有一天会找到她。棠漠枫不由慨叹:同样是人,可命运却千差万别。那什么是命运呢?上天赋予你无法改变的一半,你自己努力把握的另一半,二者相加,或许就是命运吧。

相关内容推荐:

萝卜哥

编辑萝卜哥点评:

《风舞樱兮奈落何》是非常不错的一本小说,作者描写细腻,人物形象生动,有些地方又略显幽默,想象力丰富。虽然有些人评论说套路老套,但是天下小说那么多,大纲相同是不可避免的,在旧套路的基础上创新就是值得推荐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玄幻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风舞樱兮奈落何